《哪吒》票房突破11亿 它背后有这4个隐藏剧情

破11亿!《哪吒》成国产动画电影新票房冠军!
  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冠军正式易主!
  据猫眼数据,《哪吒之魔童降世》分账票房在31日零点超过10亿元,超过《功夫熊猫3》(中美合拍)的分账票房成绩,累计综合票房也已经突破11亿元,真正意义上成为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冠军。
  豆瓣评分8.7,超过36万人在影评留下赞叹:
  国漫之光,年度最佳动画。
  这个“混世魔童小哪吒”与我们平时所熟知的“少年英雄小哪吒”相差甚远,却成为继2015年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后,国产动画电影的又一个“爆款”。
  在国内动画电影票房总榜上,《哪吒之魔童降世》目前排名第三,票房数据为11.08亿。第一名为15.3亿的《疯狂动物城》,第二名为12.12亿的《寻梦环游记》。
  光线传媒落袋2亿
  7月30日,光线传媒两次披露暑假档电影票房收入,分别宣布该公司来自《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营业收入约在2.03亿元到2.43亿元之间。
  据估算,光线传媒的分成比例在22.58%到27.03%之间。
  目前,该影片还在上映中,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票房收入以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的数据为准。同时,该影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版权销售收入及海外地区的发行收入等尚未发行/结算。该影片的票房收入等营业收入与公司实际可确认的营业收入(包括但不限于影片于院线、影院上映后按确认的票房收入及相应的分账方法所计算的收入及其他收入)可能会存在差异。
  3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光线传媒董秘办。光线传媒认为,《哪吒》电影质量高,投资者对公司在动漫产业的布局的认可反映在了股价上。
  7月以来,光线传媒股价有所上涨,此前出现了6个交易日连续上涨的情况。截止今日(7月31日)收盘价为每股8.43元,跌2.66%。
  而此前,光线传媒半年报预告显示的业绩黯淡,上半年净利润为8500万元-1.05亿元,同比下滑约95%。
  此外,光线还表示,其在动漫产业布局较早,早些年就已经投资了相当数量的动漫业内的上下游公司。这些发展未来会慢慢体现在动画电影项目上,对公司的业绩也会有一定支持。该公司董事长王长田曾表示要打造一个“中国皮克斯集团”,收购了包括《大圣归来》制作公司大千阳光在内的22家动画公司。
  《哪吒》被忽视的4个隐藏剧情
  《哪吒》电影的背后也有更为重要的隐藏情节:
  它毫不保留地展示着人性。
  (以下内容含部分剧透)
  1、眼见不一定为实
  不论老版还是新版,哪吒一出生,似乎就注定了悲惨的命运。
  但这一次,哪吒更难摆脱的,是别人的“有色眼镜”。
  小哪吒天生神力,一个不小心就容易擦枪走火,把陈塘关掀个底朝天。
  虽是魔丸化身,他却善良。
  只是陈塘关的村民对这份善良,全都视而不见:
  他们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有一次,妖怪“海夜叉”偷偷潜入陈塘关。
  哪吒为了证明自己能斩妖除魔,一路追打妖怪。
  只不过,这水怪能够遁入水中,化作无形,实难捉住。哪吒捉妖,村民看在眼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他毁坏了房屋、砸破了水缸,像是在无缘由地发疯;
  水妖掳走孩子,哪吒救人,在村民眼里又成了“哪吒抢人啦!”
  小哪吒百口莫辩。
  眼见不一定为实。
  但遗憾的是,更多人盲目地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有看清事实的真相,就义愤填膺去“公开处刑”一个人。
  陈塘关的村民,像极了被网络信息“牵着走”的人。
  眼见不一定为实,真相总在反转。
  你所看到的一切,可能是虚假的。就像哪吒终于救下小女孩,村民却携棍棒来“主持正义”。
  自以为正义,却沦为帮凶。
  那些道听途说的粗浅判断,有时伤害的是真正善良的人。
  2、真正的自由,建立在规则之上
  人人都向往自由,少受世俗的禁锢。
  限制哪吒的,是悬于他脖颈的乾坤圈。
  哪吒是魔丸体质,无法掌控自己的魔力。
  一旦挣脱乾坤圈,就变得六亲不认,大开杀戒。
  他能挣脱乾坤圈吗?
  当然。
  申公豹告诉他解除乾坤圈的办法,他可以完全释放自己。
  但失去束缚的哪吒,无法控制法力,会失去理智乃至发狂。陈塘关的全体村民,甚至哪吒的父母,就要惨死。
  所以哪吒为了保持理智,自愿带上了乾坤圈。
  在面对想要毁掉陈塘关的龙族侵袭时,原本哪吒的心愿是,随心所欲,斩妖除魔。
  但现在,他有了分寸。
  为了增强战斗力,他戴上乾坤圈的那一刻,念叨着:再松一点。
  增强战斗力和压制魔力的临界点,刚刚好。
  哪吒瞬间长大,飞入云霄,投入战斗。
  自由,从来不是随心所欲的放纵。
  自由的另一个名字叫自律,即掌控自己生活的能力。
  当你掌控不了内心的欲望,它只会轻易毁了你。
  3、贴标签,最大的恶意
  深植于内心的偏见,是电影的核心。
  从李靖夫人生下哪吒开始,村民的偏见就已经根深蒂固了。
  太乙真人无奈地望向哪吒:这是魔丸转世,留不得。?村民纷纷磕头请愿:杀了哪吒,保陈塘关平安!
  所有人都视他为怪物,没有人敢跟他接触。
  标签一旦被贴上,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牢牢黏在身上,没那么容易被取下。
  年幼无知的哪吒,深受偏见的刁难:
  肥嘟嘟的小哪吒从府里溜出来,只想找个伙伴一起玩。
  终于有一个小娃娃主动上前,他难掩内心的激动。
  就在这时,家人突然冲出来把孩子抱走。?一群半大孩子围着哪吒,扔鸡蛋的,丢垃圾的,骂他:滚回去,别出来!
  陈塘关的村民,全部对小哪吒怒目而视。
  他是人人喊打的“妖怪”,也是心狠手辣的恶魔。
  面对一切委屈,哪吒只能默默忍受。
  村民朝幼小的哪吒扔鸡蛋
  被贴上恶意标签的哪吒,每天都活在痛苦里。
  对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标签也无形之中影响着他——
  既然你们认为我是妖,那我就坏给你们看。
  美国心理学家 Howard Saul Becker 认为,标签具有导向作用——
  人一旦被贴上某种标签,就会慢慢发展为跟标签一样的人。
  在小哪吒仅有的认知里,“妖怪”是不被认同的。
  每当有人喊他“妖怪”,他会恼羞成怒,攻击对方。
  在他的生日宴上,申公豹告诉他真相:
  等他3岁之时,天雷降临,会摧毁他这个乱世大魔王。
  知道真相的哪吒,深觉谎言和欺骗,认为所有人都盼着自己死。
  难以抑制怒火,他摆脱了束缚,发狂时险些要夺走父亲的命。
  消灭偏见的唯一方法,是认清自己的内心。
  哪吒得知父亲愿意以命换命,为自己抵挡天雷之后,终于幡然醒悟。
  他决定放下别人对他的恶意,甚至拼死保护那些曾羞辱他的村民。
  潜心修炼、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4、被寄托了全部的孩子,最可怜
  相比哪吒的命运,敖丙懂事得让人心疼。
  哪吒在村民眼里是怪物,但在家人和师父面前,他是需要呵护的孩子。
  敖丙,连这份关爱都很难得到。
  还没出生,他就被设定了人生轨迹——
  需要在哪吒危害人间之时,像救世主一般出现,参加封神大战。
  龙族就可以摆脱在海底牢狱镇妖的命运;申公豹可以在天尊面前邀功、得道成仙。
  师父申公豹教他法术,是希望他迅速成长为最有利的工具。
  每天的交流,除了师父询问功课,就是父亲苦大仇深的“洗脑”。
  敖丙不被允许有私人情感和主见,只能向着父亲和师傅的目标前进。
  他去陈塘关之前,龙王和全族人忍痛撕下自己最坚硬的龙鳞,铸成最坚硬的万龙甲给他。
  可这份寄托,对一个孩子来说,未免太沉重——你只有完成使命、不负众望,才是我的好孩子。
  小说《无声告白》的封面印着一句话:“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
  当父母寄予孩子过度的期待,不断压缩孩子独立的空间,他们的关心就会像积雪一样不断落下,最终压垮孩子。
  可怜的敖丙,在沉重的压抑下,痛苦地爆发。
  他最快乐的时光,是和哪吒一起在沙滩上踢毽子那个午后。
  龙族对他寄托了全部希望,却忘了,他也只是个需要陪伴的孩子。
  最后,《哪吒》这部电影不仅仅是一部动画片,更像是给成年人的一则启示录。
  笑点、燃点和泪点不断,让人感受一个全新的哪吒。

Author: admin